刀枝🌸

所谓的世间,不就是你吗。

🌸【巍澜】论如何饲养一只小澜喵(一)

一觉起来赵处长出猫耳朵?

中长篇,不定期更新,甜向日常,嘿嘿

时间设定在确认关系后,搬家前。
---
赵云澜坐在床上,和秋千上的大庆面面相觑。

过了不知道多久,大庆终于没忍住哈哈哈了出声,还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,几乎要掀翻屋顶。

赵云澜把死猫一把拍下秋千,自己敏捷地一跳,蹲了上去。猫秋千狰狞地吱哇乱叫两声,勉强绷住了没有散架,显然对这个大活人不知好歹的行为深感不满。

被拍懵了的大庆摔在地上,龇牙咧嘴地似乎想说点儿什么,酝酿了半天还是没能开的了口,只能原地转起圈儿去咬尾巴,转成了一只黑旋风。

他就是想问赵云澜四只耳朵都能听得见吗。

是的,赵云澜现在有四只耳朵,并且有两只是猫耳朵,毛茸茸地立在头顶上,尖儿上有一小簇白毛,乍一看像是什么情趣玩具。

不过确实是货真价实的赵云澜的耳朵,在一个小时前大庆试图扯一扯,结果被拍出老远的时候已经证实了。

顺便他现在还有一条猫尾巴,一样油光水滑的黑毛,尖儿上一簇白。

其实赵云澜也回答不了,毕竟他现在只会喵喵叫,并且大庆身为一只猫还不会猫语。

---
“一屉包子,两份豆腐脑,谢谢。”沈巍没带眼镜,颇有些无奈地眯起眼打量附近,看有什么能带回去给猫吃的东西。

当然不是喂大庆,他要喂家里多出来的另一只。

另一只猫在凌晨三点把他吵了起来,喵喵地不知道在叫些什么,直到太阳出来才不情不愿地钻回被窝里,大概是饿了。

还趁他穿衣服的时候摸走了他的眼镜,不知道藏到了哪里。

转正为铲屎官的沈教授叹了口气,拎着包子豆腐脑走向对面小超市,又买了一升装的鲜牛奶,思考怎么和大庆商量让他让出一份猫粮。

可惜沈巍回家的时候大庆已经走了,屋里只剩下一只蹲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大猫,原本放在桌边是一只茶杯不幸遭殃,摔在地上四分五裂,罪魁祸首看都没看一眼,跳下来抢走了他手上的早餐袋。

大概是东西不合他的口味,赵云澜只看了一眼,又丢到地上溜回了他的桌子,跳上去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殃及了边上一瓶酒,哗啦一声碎在了地上。

沈巍找了个浅底的碗倒上牛奶,用微波炉转了两圈给猫主子端到面前,叹了口气打算去收拾死不瞑目的一地碎片。

还没转身就被小澜喵咬住了袖子,猫化的赵云澜依旧点火一把好手,嘴角的牛奶还没舔干净,就着沈巍的手腕蹭了两下,抬起眼看着他,还委委屈屈地喵了一声。

沈巍只好不明就里地伸出手,放在他毛茸茸的头顶上揉了揉,又学着他平时撸大庆的手法摸了他的耳朵,勉强把猫主子伺候舒服了,尾巴一甩让他该干嘛干嘛去吧。

几秒之后走到厨房还没够着扫把的沈巍又听见身后一声响,转头就看见赵云澜在往下蹿,吓了一跳--

“赵云澜,穿鞋!”

评论(18)

热度(11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