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枝🌸

所谓的世间,不就是你吗。

🌸【巍澜】论如何饲养一只小澜喵(三)

(二)在这里

(一)在这里

舔成蒜皮那里是化用了皮皮在默读里的一个梗。
默读超好看的你们快去看!!
↑羞没躁的安利
---

沈巍没有养过猫,甚至没有养过任何活物。除了当年云游时候他被带回昆仑山巅,和尚未开化的大庆待过几天,在他长达万年的生命里,从来都是形单影只,眼里只有那一个人的身影。

至于大庆,一万年前他就对这只小东西横生不满,不明白昆仑为什么对一只话都不会说的玩意儿宠爱有加,万年后会说话的大庆活了那么久,自然算不上一只宠物了。

冷不丁成为铲屎官的斩魂使大人有些手足无措,他天生懂得杀,后来又被昆仑君教会了爱,无论哪一样都不能简单直白地处理这种困境。

于是他只能走到赵云澜面前,蹲下,似乎又变成那个除了杀和吃什么都不懂的小鬼王,想从他追随的那个人嘴里得到些提醒,再亦步亦趋地去完成。

“那要怎么办?”

可惜他现在面对的是一只猫,只会甩给他一声喵喵叫。

小澜猫和他面面相觑,然后把手攥成猫爪的样子,划拉着那件倒霉外套,眼底里有些猥琐的笑意一闪而过,无辜地跟他喵来喵去,无端带了几分勾引。

被一只猫勾引的沈巍忍无可忍,屈指弹在赵云澜脑门上,然后认命地扯过衣服,披在他的睡衣外面,像对待小孩子似的握着他的手臂往袖子里伸,解决完左手再解决右手,姓赵的猫居然很配合,一动不动地端坐到套完衣服,直到沈巍给他戴上兜帽,想遮住他那对猫耳朵,才一把扯下来又躺回沙发上。

好吧,姑且还在家里,不戴就不戴吧。

小澜喵轻声细语地跟他喵了一声,伸长了腿去勾他的膝盖,示意他裤子还没换。

勾了第一下沈巍没反应过来,第二下被蹭了蹭膝弯,腾地红了半张脸。

凭良心讲,他们最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,赵云澜平时也不把着,瞎过一回又同居了之后随随便便就跟他坦诚相见,可沈巍就是跟个虾似的,一碰就脸红,一红就要熟。

不过赵云澜想想他当了一万年老处鬼,跟这么几个月比起来,确实很长。

睡裤外面总不能找条裤子囫囵套上作罢,别说赵云澜这个骚包衣柜里全是牛仔裤,还是紧身包腿的那种,就是大冬天的想让他老人家穿条秋裤都难,何况这才刚入秋,九月都没过半。

沈巍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,似乎把一句“有辱斯文”或者“不检点”咬碎了又嚼了好几遍,才僵着身子往衣柜走,觉得背后那只猫的眼神直直落在他身上,似乎带着猫科动物舌头上的倒刺,要把他的衣服和那点儿矜持舔成蒜皮。

斩魂使大人叹了口气,眯着眼睛给他找了条运动裤,开始透支他所剩无几的耐心和...

嗯,论男性如何克制本能欲望。

“先说好,你要是乱动,我就让你穿着睡裤出去。”沈教授拿出十二分的严肃和教书育人的口吻,警告某只跃跃欲试的动物,顺便不轻不重地拿眼神扫过赵云澜的睡裤--本命年,大红色,他家太后买的,很是符合本人与众不同的性格。

姓赵的猫收起了那点儿念头,老老实实伸出腿抬起腰,让他扒裤子,顺便把美人口气里那点儿气急败坏细细品过去,单方面认定这是他魅力太大,过于惹火的后果。

尴尬的时候每一秒总是被拉的很长,沈巍非礼勿视地扭着头,伸长了手把他那条睡裤拉下来,几乎要被上面残留的体温烫着,手忙脚乱地扔到沙发上,又把他的脚塞进同样宽松的运动裤里。

好在赵云澜很知道好歹,没给他火上浇油,还知道站起来自己把裤腰呼噜上去,乖乖把上衣撩起来让他帮忙系裤带。

虽然沈巍看着他腰腹上一块白肉,隐隐约约有肌肉的轮廓,当机立断地死机了。

于是衣服裤子都白穿了。

终于出了门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,赵云澜戴着帽子,换了件大衣遮他的猫尾巴,被沈巍领进了超市。

这只猫实在是与众不同,不吃鱼也不吃肉,却站在卖现切蛋糕的冷藏柜前扎了根,怎么都不肯走了。

被迫买了两大袋甜食的沈教授一口气没缓过来,那只猫就溜到蛋糕店的展示橱窗边上,眼巴巴地趴在玻璃上跟他遥相对望,左眼写着“想吃”右眼写着“要买”。

“喵!”

评论(12)

热度(80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