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枝🌸

所谓的世间,不就是你吗。

🌸【巍澜】论如何饲养一只小澜喵(四)

这是(三)

这是(二)

这是(一)

---
一个成年男性,尤其是赵云澜这样眉眼深邃、颜值颇高的成年男性,在大街上发出这么撒娇似的叫声,实在效果拔群。

蛋糕店里不少女孩子已经开始隔着橱窗叽叽喳喳,沈巍面无表情地眯起眼,周围的一切似乎被一道什么东西扫过去,定格在原地,只剩下一个能自由活动的赵云澜,目瞪口呆地四处张望。

沈巍朝他走过去,十来米远的地方只迈了两步,变魔术似的效果又把赵云澜吓了一跳。

然后被毫不留情地捏住后脖颈,提进了那道能瞬移的门里。

直到被扔在床上,他才后知后觉地反抗起来,觉得十分冤枉,又口不能言,只好用他自己才知道的语言跟沈巍喵喵一通乱叫。

沈巍没带眼镜,把那两袋甜食一并扔在他床上,凑近了一点儿跟他对视,似乎憋了一喉咙的火气:“你知不知道那是在大街上?这么多人走来走去,你怎么能发出这么...”

可爱。

沈教授显然说不出这样的词,却又想不出更好的替代,话音一顿,在赵云澜看来他像是被气得说不出话,更加心有戚戚焉。

不过赵云澜脑子毕竟还没长猫毛,愣了一会儿就反应过来这个万年老醋精在吃哪门子味,就着沈巍俯下身来的姿势凑上去,拿鼻尖蹭他的颈窝,贱兮兮地哼哼。

沈巍一腔无名火被他的咪呜咪呜浇下去,伸手把他搂进怀里,轻车熟路地摸他的后颈。

知道敌人已经溃不成军,赵云澜松了口气,又记挂起他没吃到的蛋糕来,咽了口口水,更加轻声细语地跟他叫,发现沈巍没有理解之后有些着急,奈何被紧紧抱着他又不想挣脱,只能伸手在边上的零食袋里一通乱摸,凭印象刨出来那盒现切蛋糕。

沈巍以为他饿了,松了手去帮他拆蛋糕盒,又被没轻没重地挠了一下,姓赵的猫似乎十分着急,抬起头跟他挤眉弄眼,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溜到沙发边上捡了支笔,在手心里写着什么。

“想吃蛋糕店里的?”沈巍凑过去看到他歪歪扭扭的“店”字,试探着问。

换来一个堪称幸福的点头。

沈巍被他这副奶猫似的样子逗笑了,给他拆了现切蛋糕的塑封:“那我出去给你买,你呆在家里先吃点儿别的。”

赵云澜看着他把那些易碎的瓶瓶罐罐一股脑转移到厨房里,又锁了厨房和厕所的门,没收了自己的钥匙才肯走,一边感叹着老婆真是思虑周全,一边又生出点儿猫的心性来,存心要挑衅他似的,又四下寻找起有什么能翻能打的东西来。

---
沈巍看着种类繁多的蛋糕,不知道赵云澜想吃的是哪一种,有些犯难,站在架子前思考,不小心听见边上女孩子的聊天内容。

“你看到了吗刚才外面有个男生,很高很瘦的,带了帽子看起来还挺酷,居然会喵喵叫诶!太可爱了吧我就喜欢这种反差萌……”话到一半戛然而止,斩魂使从她边上走过去,拿了赵云澜之前隔着橱窗正对的蛋糕,嘴角挂着他撕不烂的沈教授式微笑,顺便给叽叽喳喳的小姑娘清除了记忆。

沈巍想当个谦谦君子的时候就端得起温润如玉四个字,店员被他笑得神魂颠倒,帮他包了蛋糕顺便放进去一盒泡芙:“先生慢走,欢迎下次光临。”

这种美色误国的祸害,大概自己也没察觉。

他原本是想瞬移回去,不知想起了什么,还是老老实实往家的方向走,顺路拐进一家水果店,称了几斤草莓。

赵云澜似乎喜欢吃草莓味儿的棒棒糖。

他到家的时候那只姓赵的猫已经睡着了,窝在床脚阳光最充足的地方,两条长腿伸展不开,屈起来看着有些委屈,毛茸茸的大尾巴搭在上面,听见开门的动静懒洋洋地动了一下。

沈巍看着撒了一地的爆米花,觉得自己还是考虑欠周全。

爆米花是焦糖味儿的,丝丝缕缕地漫在空气里,连带着初秋尚且干净充沛的阳光,和蜷在阳光里的那个人,生出点儿岁月静好的意味来,暖洋洋地落在斩魂使大人身上,万丈幽冥的冷寂似乎说化也就化了。

---
下一节要带小澜喵去特调处丢人现眼啦
这星期上学,会更新比较慢,评论可能也没有时间回啦,嘿嘿

评论(9)

热度(7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