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枝🌸

所谓的世间,不就是你吗。

🌸【巍澜】论如何饲养一只小澜喵(五)

(四)
(三)
(二)
(一 )

抱歉,调情太久没写进到澜喵去特调处...

晚上应该还有一更。

---

入秋的天气已经凉起来,赵云澜整个蜷在阳光下,似乎不觉得冷,却还是被某个不放心的人搭了件衣服在身上。

沈巍把地上的爆米花收拾起来,蛋糕和水果都放进了冰箱,动作放得又轻又缓,舍不得惊醒梦里的人。

一个墙角突然模糊了一下,大庆悄无声息地穿墙进来,正对上斩魂使大人似笑非笑的眼睛,看着对方抵在唇上的一根食指,从善如流地又钻了出去。

沈巍在床边坐下,低头在赵云澜头顶落了一吻,猫科动物的耳朵边上有几簇绒毛,柔柔软软地在他脸颊上拂过去,有些痒。

那一瞬,杀伐决断的斩魂使眼底里,竟生出惊鸿一瞥柔情来,像是忘川深处开出一簇的岁月静好的橘子花。

然后他敛起笑,面无表情地起身,从大庆溜走的那面墙里穿了过去。

“大人,我花了一天,大概查清楚了老赵变成...变成这样的原因。”

沈巍点点头,示意他继续说。

“上个月那起火灾的案子,就是生魂作祟引起那次,赵处去看了,当时现场有一只刚刚化形的猫妖,被横祸烧死,心有不甘,于是找了个人想要附身......没想到挑了个洪荒圣人......”

“所以魂飞魄散,倒是留下了后遗症。”沈巍淡淡地补上,脸上看不出喜怒。

大庆颇有几分难色地点了点头,迟疑半晌又开口:“就是,那只小猫妖...我和他祖上有几分渊源,这次去拜访猫族,老族长诚惶诚恐,托我求个情,饶那小东西一次,放他入轮回......

“至于老赵,说是七天一过,轮回一入,就自然...”

沈巍颔首,这和他猜的差不离,只是没想到还有大庆这一茬。

“特调处忙吗?”他没前没后地来了一句。

大庆被他这转折弄得猝不及防:“一天两天还好,七天就......”

沈巍点了点头,望了一眼身后的墙,眼里带了深不见底的缱绻:“让他休息一天吧,明天我带他去。至于那只小猫......倒也无所谓。”

毕竟还给他带来一份颇为惊喜的礼物。
---
赵云澜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猫原本就昼伏夜出,再加上他原本就夜猫子一个,实在是睡不下去,抱着身上沈巍那件外套翻了个身,去摸手机。

伸到一半的手被人握住,沈巍开了灯,顺势把他提起来:“先吃饭。”

突如其来的光扎得赵云澜一哆嗦,嗷了一声往他怀里钻,把斩魂使大人撞得后退几步,靠在墙上。

变猫的赵云澜流氓依旧,顺势搂住美人的脖子,更紧地贴过去,用蓬松的大尾巴勾他的膝盖。

沈巍喉结一动,抬手环住他的腰,沿着脊柱来回摸了几下。

于是这顿饭也吃不成了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万家灯火已经不剩几盏,沈巍一头长发铺在床上,边上一只大猫玩得不亦乐乎。

大概猫原本就喜欢这些缠缠绕绕的东西。

斩魂使大人眉眼漂亮,配上长发的模样近乎风华绝代,赵云澜一边哼哼唧唧地叫,似乎在抱怨哪个部位疼,一边又被美色迷得神魂颠倒,大概有天赋做一代昏君。

赵云澜把他的头发绕在一起,玩得十分认真,沈巍觉得有趣,有一下没一下地抚他的尾巴。

猫昼伏夜出,赵云澜也满心痒痒地想干点儿什么,奈何前半夜被折腾的惨了,心有余而力不足,只能玩美人的头发,被喂了热腾腾的粥和一点儿他不想吃的蔬菜,又撒娇耍赖地换来半块蛋糕,甜腻腻的奶油糊得他晕晕乎乎,赖在沈巍身上不肯起来。

他不睡沈巍当然也不用睡,陪着他赖到天蒙亮,才把人抱起来坐好:“去洗澡吧,等会儿该去特调处了。”

可惜他忘了赵云澜当然不会洗澡。
---
下一节请收看性感小澜喵在线被洗澡。

评论(14)

热度(610)